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播报 > 乡村治理和农村社会发展 > 乡村治理 > 正文
文章内容
基层治理的突破口——“龙鹄模式”
发布时间: 2018-04-11
作者:乡村治理指导处 责任编辑:谯英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12月28日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强调:“良好人居环境,是广大农民的殷切期盼,一些农村‘脏乱差’的面貌必须加快改变”“农村环境整治这个事,不管是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都要搞,标准可以有高有低,但最起码要给农民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农村环境治理是考验基层治理的一道难题,是推进农村社会发展的一道关卡,丹棱县丹棱镇龙鹄村的农村生活垃圾治理“龙鹄模式”为基层治理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一、主要特点
龙鹄村探索创新了“因地制宜、分类减量、村民自治、市场运作”的生活垃圾治理模式,通过制定修订村规民约,完善运行机制,引导村民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相互监督,保障了农村生活垃圾治理的常态性、有效性。
(一)因地制宜,建设收运设施。龙鹄村综合考虑村民聚居点和路网分布特点,在居住相对集中、交通相对便捷的地方,以3-15户村民为一单元修建联户定点倾倒池;在临近村小组交界处修建联组分类减量池,在村交通主干道修建村收集站。通过合理规划垃圾收集池,节约硬件投资约40%。
(二)分类收集,实施两次减量。针对农村生活垃圾多、杂、乱的特点,龙鹄村探索出了“两次分类、源头减量”的做法。第一步农户初分类:将烂水果、蔬菜等有机垃圾倒入沼气池(化粪池)用于生物供能或堆肥;将碎石、砖头等建筑垃圾进行就近处理,用于铺路、硬化庭院等;将金属、塑料、废纸板等可回收垃圾收集变卖;将不可分类处理的垃圾倒入联户定点倾倒池。第二步承包保洁员再分类:保洁员把联户定点倾倒池中的垃圾按照可堆肥处理垃圾、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进行再分类再处理,然后将不可回收垃圾清运至村收集站,由县统一清运集中处理。通过这两次分类,最大程度的减少了村收集站垃圾量,最后需要县集中处理的大概只占垃圾总量的20%,极大的降低了垃圾清运和处理成本。
(三)村民自治,发挥群众主体作用。坚持群众的事情群众做主,龙鹄村探索出“群众主体、三方监督”的做法。在广泛宣传、收集意见的基础上,确定收取垃圾清运费1元/人/月,再由政府、村集体补贴一部分,共同组成全村垃圾清运承包费。由于村民交了清运费,激发了监督积极性和卫生意识。在垃圾清运过程中,村民监督承包人是否按时清理垃圾,监督村组干部是否尽职尽责管理承包人;村组干部监督村民是否及时上缴清运费,是否定点倾倒垃圾,是否垃圾分类处理,监督承包人是否按合同履约;承包人监督村民是否定点倾倒垃圾和分类处理。由此,形成了村民、村组干部、承包人三方相互监督的长效机制。
(四)市场运作,竞标选择承包人。龙鹄村召开村民大会,规定只能本村且非村干部直系亲属的农户才能承包垃圾清运工作,按照市场招投标方式,确定低价中标。承包人与村委会签订承包协议,明确履约职责、费用支付、违约责任等,承包人自行组建保洁队伍和购买清运车辆。
二、取得的成效
龙鹄村通过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在生活环境、生活习惯、乡村治理等方面都取得了明显成效。
(一)回归村民自治,走出政府大包大揽困境。龙鹄村从2004年开始实施农村环境治理,由政府出资雇用保洁员,但由于财力不足、保洁范围有限、基础设施不全、监管不到位,导致村上环境治理效果不明显。2011年省委提出城乡环境综合治理要向基层延伸,龙鹄村积极做好宣传动员,广泛收集群众意见(其中一个村民提出能否自主承包垃圾清运工作),由此,逐步探索形成了“因地制宜、分类减量、村民自治、市场运作”的“龙鹄模式”。尤其是村民自主筹钱、三方监督的做法,要求既参与又监督,充分激发了村民的主人翁意识;并且,将生活垃圾治理写入村规民约,要求村民自觉遵守。“龙鹄模式”的自主参与、市场化运作方式,有效破除了政府财政投入大、保洁常态化难等困境,减轻了政府服务压力。
(二)生活环境改善,农户素质提升。龙鹄村以往垃圾乱倒乱丢,公路、河道等白色垃圾随处可见,人人避而远之。自开展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以来,龙鹄村形成了保洁常态化,使得村容村貌大为改善,全村呈现出房整洁、路干净、水清净的崭新景象。现在,农户不仅自觉将垃圾分类定点入池,还监督他人是否乱堆乱倒垃圾,逐步养成了好习惯、形成了好风气,真正实现了“生态宜居、乡风文明”。
(三)优化发展环境,引导产业创新。通过农村生活垃圾治理,龙鹄村较好的实现了田园美、生态美,由此成功吸引了各方投资。目前,占地3000亩的四川省国防动员综合野战训练基地项目已落户龙鹄村,下一步将借此规划建设龙鹄新村和龙鹄军旅特色小镇,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业;同时,将治理经验进行总结提炼,做成册子和光盘,提升“龙鹄模式”的商业价值。
三、两点启示
龙鹄村在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上的成功实践,具有广泛的可借鉴性和推广性,有两点启示:
(一)小投入能办大事情。龙鹄村规定卫生保洁费1元/人/月,每人全年12元,全村村民自筹资金约1.8万元。一方面,一元钱的保洁费相对绝大多数村民而言只占生产生活支出的极小一部分,完全在可承受范围内,这是“龙鹄模式”形成的经济条件,正是一元钱的投入激发了农户参与垃圾治理的积极性,有效的解决了农村长期脏乱差的现象。另一方面,龙鹄村规定承包人必须是本村村民,一是承包人和保洁员为在村发展产业人员,基本是兼职承包垃圾清运,一定程度上可以大幅降低承包合同价,节约劳动成本;二是农村的熟人社会,要求承包人必须不折不扣的履行承包责任。这种投入低、效益明显的操作方式,对于部分财政投入不足的地方具有明显的示范效应。
(二)村级治理可以有多式多样的实现路径。龙鹄村生活垃圾治理的常态性有效性,成功树立了村干部的良好形象,激发了村干部干事创业的热情,强化了群众基础,群众的环保意识、文明意识、主人翁意识、集体意识、法治意识显著增强,形成了良好的村风、民风,使得环境治理成为村级治理的一个重要载体,进一步推动各项村级事务顺利开展,实现了农村社会治理有效。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