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导航 > 学习园地 > 调查研究 > 正文
文章内容
有机产业发展需要干净的人心
发布时间: 2018-07-13
作者:魏玉栋 责任编辑:曾世忠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中国农业新闻网 浏览次数:

乡村振兴最需要的是什么?有的人可能说最需要钱,但是我说钱并不是最主要的,乡村振兴最需要的是一股劲儿。这股劲儿是怎么来的?我想,一是自己内心迸发出来,二是外界激发出来。实际上我每次来东北地区就感觉到,与全国其他地方比起来我们那股劲儿还可以再足一些。这次召开的中国有机大会,很大的一个意义就是给我们这些乡建者鼓劲儿、给东北地区的人民鼓劲儿。我在中国农大做兼职教授,给研究生讲乡村传播学。传播是有规律的,距离新闻发生地越近的人会相对越关注这则新闻。大会对东北、对我们在座的各位的鼓舞是明显的,这是大会非常重要的一个意义所在,这是我分享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大家都在讨论乡村振兴,乡村振兴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其本质还是能力建设的问题。在农业部美丽乡村创建办公室工作期间,我们与国家标准委一起起草发布了美丽乡村建设国家标准,这个国标里面对美丽乡村给出了一个定义,就是3.1条的定义。我们在思考这个定义的时候,最后把美丽乡村落脚在一个词上,叫做可持续发展乡村。什么是可持续发展乡村呢?就是能力的问题,就是自我发展能力的问题。搞乡村振兴也是,不能刮风,吹来一片云,雨过地皮湿,一下子过去就没了,政府过来投了一些钱,把乡村的环境打造了一下,就说乡村振兴了,我想显然是不能这么说的。乡村振兴它应该有一个标志,我个人的理解,这个标志就是看这个地方的乡村它的自我发展能力有没有培育出来。习总书记在跟山东团座谈的时候提出,乡村振兴的内容是五大振兴。排在首位的就是产业振兴。产业振兴是什么?实际上就是自我发展能力培育的问题,这是我分享的第二个观点。

第三个观点,大家都在思考乡村产业它的未来在哪儿?我的观点是在生态化、在有机化、在特色化、在品牌化。日前,人民日报社的《民生周刊》对我作了一个专访,写了一万多字的内容,题目叫作《重磅解读:乡村振兴大战略》。采访过程中,记者特别让我解释一下“产业兴旺”的“兴旺”,该怎么理解?我说,这个“兴旺”有两个层面,一个就全国乡村来说,就是乡村产业的振兴问题,它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个政治问题;而就单独一个特定地方来说,兴旺就代表着有那么一两个主导产业,而且这个产业不是凡凡的产业,一定是让老百姓能致富,有特点、生态化的产业。

需要稍微解释一下,“有机化”和有机农产品、有机产业还不太一样,我主张先提“有机化”,然后再去追求所谓有机产品这么一个阶段。“有机化”实际上就是用有机的理念、有机的方法,推动产业向有机的方向走。要做到生态化和有机化,大家看一下是不是存在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生产还是小而杂,这个不用细说。第二个问题就是社会诚信严重缺失。刚才吃早餐的时候,我跟我们大连市政府的于志龙秘书长还聊到,现在出现一种看起来不正常或者不合理的现象,在座的做有机农产品的也有这种感受,就是大家坚持了这么久,但是没挣到多少钱。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的产品它的真正价值跟它在市场上卖的价格不对等,匹配不起来。这实际上就是非常奇怪的一种现象,也是不正常的现象,也是阶段性的现象,将来一定会解决。第三个问题就是法制化的问题,不是法律不健全,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太严重。

要破解这三个问题,可能需要实现三个“化”,第一,适度的规模化。做农业大家都知道像美国这样的大农场是最好的,成本最低,最容易标准化,但是不适合中国的国情。我们知道美国的耕地面积接近30亿亩,而我们只有20.3亿亩。美国是220万个农场在耕种着这30亿亩地,我们是由2.1亿个家庭,也就是2.1亿个农户在种着这20亿亩的地,所以完全没有办法比。比较值得我们借鉴的可能是法国的做法。各国在农业现代化过程中都在进行着土地的适当集中,像德国、法国,包括日本也是这样。法国原来是小农经济,特别分散,后来政府有意识地集中,出钱把地买过来,以非常低的价格卖给愿意种地的农户,这是一个措施。他们追求的是适度集中,所以还有一个措施,就是避免土地过度集中的措施,这是法国的政策。我们国家一直在提“适度规模经营”,这是我们的方向。第二,真正的诚信化。有机农业、有机产业的发展需要一个干净的环境,这个干净的环境一方面是指干净的自然环境,像水土气。另一方面还包括干净的社会环境、干净的人心。我想,一款有机产品,它的形成一定是各个方面整体发力的结果,缺一不可。所以,这里是没有什么侥幸的。第三,切实的法制化。我们都知道围绕着有机产业发展,我们国家也出台了不少的法条,也设立了相关部门,包括这次中央机构改革专门加强了市场的监管等等,我觉得这是法制化的前两步,法制化更重要的是第三步,第三步就是如何发挥这两者的作用,就是执法的问题。当然法制化的最终建立是一个相对比较长的过程,并且受社会发展阶段的限制,但是我觉得可以通过大家共同的呼吁,共同的努力,我们可以让这个过程尽可能地缩短。

这就是我这次跟大家分享的三个观点。结束之前,特别向张孝德老师致敬。张老师是当今中国乡建界标杆式的人物,很多跟他一样出名的大教授整天在城市里围着老板转,围着孔方兄转,唯独张老师一头扎进乡村,而且一扎就是几十年,用他的思想、理念,用他的智慧熏染着我们这些乡建者,是我们非常好的导师和引路人!

(本文根据魏玉栋研究员在中国有机大会上的发言整理)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