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农村工作委员会门户网
文章内容
“七变七促”抓增收 “六种模式”促发展
发布时间: 2018-08-21
作者:遂宁市 责任编辑:谯英 网络编辑:朱砂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遂宁市在推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过程中,大力实施“七促七变”,切实增加经济收入,探索六种模式带动群众增收致富,取得了明显成效。2017年,全市有村级集体经济经营性收入的村达到532个(其中:经营性收入5万元以下的481个,5-10万的33个,10-50万的11个,50-100万的7个)。遂宁市2017年退出的90个贫困村村级集体经济收入平均达到4.16万元,人均集体经济收入达到32.34元,超省定目标任务26.34元。

资源变资产,盘活资源促增收。整合村集体闲置房屋、小型水利工程设施等闲置资产,进行整修、翻修或升级改造后,通过租赁、承包、联合开发等方式,实现集体资产保值增值。如射洪县洋溪镇蒲家浩村利用桃花山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盘活村集体原来的闲置资产,引进业主投资60万元,建立养老托管中心400平方米,村集体当年就实现服务收入3万元。2017年,全市通过盘活闲置资产,贫困村集体经济平均增收2000元以上。

资金变资本,发展产业促增收。将财政投入到村、到户的各类资金,在不违背政策的前提下转变为村集体和农民持有的资本金,投入到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专合组织,形成村集体和农户持有的股金。采取集中投入、产业带动、社会参与、农民受益的方式,入股到龙头企业、专合组织等经营主体,按比例分红,促进村集体经济持续发展。如安居区以实施扶持村集体经济发展试点区(县)项目为契机,以适度规模经营、农村服务业、农村合作经营三种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模式,在10个贫困村开展试点工作。一是支持村集体领办土地股份合作社,鼓励、引导成员以土地承包经营权折股入社,利用集体所有资源,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在9个试点村发展特色产业2000亩;二是支持村集体创办农业生产经营合作社、劳务合作社等服务实体,为各类市场主体提供加工、流通、仓储、劳务等有偿服务,在试点村建立各种服务实体15个;三是鼓励村集体以集体资产资源参股农民专业合作社和经营稳健的工商企业,在试点村中发展合作经营项目6个。通过试点带动了全区村级集体经济加快发展。

农民变股民,入股经营促增收。整合农村土地资源、林木资源等,采取存量折股、增量配股、土地入股等多种形式,转换为村集体或专合组织的股权,推动农村资产股份化、土地股权化,盘活各种生产要素,形成资源叠加效应,提高资源利用率。如船山区桂花镇瓦窑村村集体牵头50户农户以土地入股成立向阳种植专业合作社,创办生态田藕种植基地。基地当年投产,当年实现销售收入14万元。

扶持变股金,股权量化促增收。改变过去大水漫灌、一味无偿扶持的做法,在全市贫困村设立产业扶持基金,由村委会负责管理和使用。在保障贫困户借款、有余额的前提下,由贫困村集体通过盘活村集体资产、发展农业特色优势产业和服务业,股权投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集体经济组织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合作经营等方式,实现基金保值增值,促进村集体经济健康发展。同时积极完善配套政策,通过基金撬动金融资金和社会资本投入贫困地区发展产业。如蓬溪县高升乡莲枝村整合产业周转金等资金51.1万元入股龙头企业,每年按投入资金的12%实行保底分红,村集体经济年实现收入2.4万元。

无偿变有偿,强化服务促增收。积极推进财政支农资金形成资产股权量化工作,将财政支农资金形成的集体资产,如机耕道、塘库堰、渠系等基础设施,一并纳入股份制改革,进行清理登记、折股量化,明确财政支农资金形成的资产性质为村集体经济资产,入股龙头企业参与股权收益分配或交由新型经营主体有偿使用。如大英县金元乡江关咀村农发水保项目投入191万修建的基础设施,建设成后资产移交村两委,村两委以有偿使用形式委托给香薰花海项目经营,企业支付有偿使用费用1万元/年,切实增加了村集体经济收入。

松散变紧密,防范风险促增收。充分激发村集体在解决农村劳动力就近务工中的桥梁作用,明确村集体经济组织“可以适当向用工单位收取管理费”,让农村剩余劳动力不离土、不离乡就业,实现企业发展和农户增收的“双赢”。如大英县蓬莱镇五谋村积极探索“村委会+农户+工商资本”模式,引进四川帝亚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创建和培育红林腊肉品牌,企业与农民签订生猪产销协议,按农户出70%、公司出30%的资金比例购买猪苗,农户按照企业制定的饲养标准,采取生态、绿色方式喂养冕宁黑猪和本地生态猪,年底企业以每斤高于市价20元的价格回收冕宁黑猪,以每斤高于市价5元的价格回收生态土猪,并统一加工生产,形成腊制品产业链,共同增收致富。村委会以产业发展资金入股,并对农户和企业的履约情况进行全程监督,公司给村集体每头生猪50元监管费,实现村集体增收5万元。

单干变合作,减少支出促增收。针对贫困村撂荒地多、无人耕种,贫困人口老弱病残多、无力耕种的现状,建立“撂荒地经营合作社”,采取代耕代种、收益分成的办法。探索“撂荒地经营合作社+农机专业合作社+贫困村+贫困户”的经营模式,提供“托管式”农机全程化服务,既解决了撂荒地无人耕种的问题,增加了农民群众的收入,又降低了农民生产的经营成本。如:射洪县太乙镇任家沟村采取与农户“以田易田”的方式,将50亩集体闲置土地集中起来,与农机专业合作社合建制种基地,实现收益10万元,村集体收益8万元。蓬溪县红江镇部营村依托农机专业合作社,开展农业社会化服务,对600余亩特色产业的机耕、机种、机收和统一病虫害防治等服务进行托管服务,当年实现集体经济收入5万元。

通过“七变七促”措施的摸索推广,我市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并初步探索出六种带动增收致富的利益联结模式。

支部引领型。调动村第一书记、村三职干部主观能动性,通过示范带动,用好现有土地、资金、人力三大资源,以土地、资金等入股,组织农民创办各类实体产业,培育种植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组织、龙头企业等经营主体。如大英通仙普陀村村支部与农户建立“土地租金、劳务收益、入股分红”利益联结机制,实现由“输血”的“等、靠”方式转变为支部组织、党员带头、示范引领的“造血”带动方式,实现从“引进来”到“自己干”的转变。

返乡能人带动型。发挥返乡创业能人带动作用,支持创业返乡致富能人领头、村集体以土地、林地、资金等入股,联合农民创办产业基地。如蓬溪县常乐镇拱市村农村优秀人才蒋乙嘉,带领村民修路、治水、调结构、建新村,让拱市村从蓬溪县贫困村一跃成为全县首批小康村、四川百强名村。蓬南镇黄土村依托向前养羊专业合作社技术能人的技术和管理优势,购仔羊统一寄养在专业合作社,销售后双方按照纯利润3:7比例分成(村集体3、专合社7),2017年已实现三批次利润分红,集体分得利润3.1万元。

农民合作组织联动型。由示范专合组织发动,村集体以专项扶持资金入股,发展部分农户为社员,兴办经济实体。如安居区玉丰镇鸡头寺村将集体资产折价200万元、该村村民建立的玉沃土地流转合作社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折价200万元、区属国有企业辰鑫公司出资100万元,组建了眉园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经营收益按照四四二的比例进行分配,搭建了“集体经济组织-农民合作社-国有企业”三方合作模式。

龙头企业带动型。依托各地的资源和产业基础,引进符合条件的重点龙头企业到村发展,村集体以基础设施项目投入及财政补助资金量化入股、农民以土地等入股,通过保底分红的形式获得收益。如船山区桂花镇杉树村引进成都传义现代农业有限公司到本村租赁农民田地建立田藕和甲鱼种养基地,较短时间内取得了良好经济效益。经过多方考察,村两委会决定依托龙头产业,采取“村委会+农户+合作社”运作模式,探索实施“培育集体经济、引导村民抱团、合作共赢兴村”的农村经济发展新路子,借助成都传义现代农业有限公司的技术和营销渠道,集中流转村民水田70亩创办村集体田藕生产基地;立足为田藕种植基地提供用水用肥服务,租地15亩,新建标准化生猪养殖圈舍2400平方米,联合本村村民创办标准化生猪联合养殖场,两个项目当年就获得了较好收益,村集体经济年均实现收入8万余元。

委托经营型。对于极个别一时无可靠项目投入、资金闲置的村,暂时将产业扶持资金委托给县区的农业投资公司或经营和信誉都优良的龙头企业代为经营,每年保底分红,实现资金保值增值。如蓬溪县新星乡铧厂村与57户农户协商,代耕撂荒土地167亩,由村集体委托给在当地发展较好的龙头企业,统一组织生产经营,取得的收益首先扣除撂荒耕地原承包农户与村组约定的利益,然后按其纯收益的70%作为集体积累,30%作为村组农业生产风险基金,村集体当年实现纯收入4.62万元。

产业联合体互动型。对于基础条件较好,项目资金较多的村,依托政府、龙头企业、专合组织、家庭农场、农业大户等与村集体组建产业联合体,发挥各自优势促增收。如大英县为切实解决村集体经济多年“空白”问题,在全县45个贫困村分别成立合作社,由县财政统筹产业发展扶持基金1450万元,专门用于贫困户、贫困村产业发展,建成莲藕、瓜蒌、山羊、肉牛等种养殖基地52个,有效促使村集体经济“空壳”变“实体”。产联式合作模式以多元合作为纽带,探索以农户、乡镇、国家农业开发企业、民营工商资本、村两委为主体的农村新型组织模式,打通生产关系、整合生产要素、集合生产力,真正在农业农村发展中实现资本联投、生产联营、市场联动、效益联赢、风险联控,走出一条以利益联结机制为核心的农民增收新路,在全市乃至全省得到了推广。


免责申明:本网转载的其他媒体信息,旨在信息共享,服务“三农”,如不同意转载,请联系我们,以便即时删除,转载本网信息务请注明来源。